“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女人向她勾了勾手。

她脚步一滞,目光与女人交汇。方才簇拥着她的同学们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仍在自顾自地聊着无关的话题,仿佛她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见到她身边空无一人,女人迈步,高跟鞋没有声音。

“我不是说过了吗?生活费直接打进银行卡,不要来见我。”她皱皱眉头,单手拎着制服包确实有点艰难——尤其是里头塞满了各色厚重的练习册的情况下,“当年和你住在一起,我成绩下降了。家长会也不要来——我叫了人帮我顶。”

“只是下降了0.5分嘛,”女人嘟着嘴,她一抬头发现女人今天用的是亚光的干玫瑰色——这女人的审美真是奇怪,涂口红不是让人变得气色红润起来的吗?女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卷发,然后在红色的包中翻找着什么,“生活费给你打啦,家长会——你的老师找到我这里,问我你要不要保送,重点高中重点班。”

“我懒得要,”她皱皱眉头,“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的?给了我也没用,懒得读书了。——现在我只不过是填补一下原生家庭带给我的痛苦,让我从中得到一丝慰藉。”女人的表情扭曲了一下,随后眉头舒展开来,仿佛这些话语都只是飞散开的柳絮似的,“那种事情和你说了也没用。我现在自己掌握也很好……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还要回去写题呢。”

女人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灰色信封,用金色的火漆封口,一个诡异图案匍匐在上头,像是一个丑陋的伤疤。“喏,她叫我给你的——”说着强硬地塞了过去,无视掉她嫌恶的表情,“就这事。没啦,我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要么直接找过来。”

“是是——慢走。”她翻了个白眼,僵硬地挥了挥手,顺手将信封塞进了制服包的最底层,“这女人可真是麻烦。——又是这些无趣的事情来找我,真当我已经拿了保送就能闲的冒泡啦?”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