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这是疾病,”女人的声音加大了,“这不算矫情。”

多洛莉丝看着那女人艳丽的薄唇,在灯光下发出一种油腻腻的光。很容易让她想起上一个住所后门的那间大排档,后厨的陶瓷墙壁上是顽固不化的深色油渍,沿着纯白的瓷砖蜿蜒流淌,滴在她冰冷的心上。

难以用味觉揣摩厨师的所思所想啊——她打量着这间酒店的布置,水晶灯发出光芒。女人把电话放下,叫来服务生开始点单,多洛莉丝跟着流淌的乐曲一起徜徉在冰冷的溪水里。想起遥远朦胧的过去。远处的城市被雾气笼罩,霓虹灯的光芒透过薄薄一层隔阂击中她的视网膜。车水马龙的城市里,一座孤岛与孤独的钟塔一齐静默地站在那里。嘀嗒、嘀嗒。争取着谁能窥见它坚硬外壳下生锈的齿轮。

“你要不要来块牛排?”女人凑近了些,低声询问她。鬼使神差般,她张张嘴发出今天的第一个音节,“不”。很是直截了当地,她眨了眨眼,然后说:“可以直接来块草莓蛋糕吗?”

“这可不是淑女的表现。”女人撩了撩头发,多洛莉丝感觉到身旁那些男人们的视线透过她,扎在女人那张白净的脸上。她突然想站起身,用切割食物的银色锐器刺破她的皮肤,用鲜血装饰自己黑色的花边洋裙——特地找出来的服饰。她听见自己牙齿咯咯作响。

“亲爱的,不要用那个眼神看着我——”甜腻的声音如同蜜糖,她低下头,心里狠狠咒骂着这美艳的女人——一阵凉意从脊髓升上大脑,她渴望有什么东西能叩醒濒临死亡的控制中心。多洛莉丝死死攥着裙子忍耐着。

“美丽像是带着珠宝逃命,反而更添灾难。你听说过吗?这样的美貌,我不需要。”女人开口,“你确定要我的容貌吗?”

我一点也不想要,多洛莉丝暗自腹诽。谁会愿意携带金银珠宝逃命?一个阴暗的灵魂用皮囊掩饰只会使得人们更加失望。不如当初就认清这一可悲的事实,赶紧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不会使得更多人为美丽下的本质失望、愤怒、嚎哭。她冷笑,于是内心的恶魔也跟着冷笑。

“该说正事啦。我是那孩子的姐姐,我想向你了解一些事情——”女人的双唇一张一合,像是远离水源的鱼鳃还在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拼命地从空气中抢夺养分。接下来她什么也没有听见,耳边只有被放大的人声那空旷的回音。只看见那双红唇下的深渊。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