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一切的开端名为水银

是给 @跃然宁槿 的生贺!虽然我觉得生日写那么多番茄酱并不好(?)但还是要祝生日快乐呀~


我流病拟,抑郁症与人格分裂的谈话。涉及剧透,番茄酱向(?)

可以接受的话那就↓


——

女人的手心向下,一颗玻璃珠也应声而落。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洛嘉西就坐在多洛莉丝对面的一张病床上——原本的主人昨日因大出血而死去,于是这个位置被洛嘉西占领(我只是骑车的时候手滑!洛嘉西愤愤地说,不忘竖起一个中指表达对质量的不满。在白色的石膏丛里显得格外突兀)两个难兄难弟待在一个病房里,岂不美哉?

但多洛莉丝不这么想,她抢过床头柜上本属于洛嘉西的黑色皮筋,想绑个头发然后翻窗逃出住院部大楼以便用一顿升腾着热气、漂浮着红油的火锅来安抚自己因为过于寡淡的伙食而变得麻木的胃。这一举动被洛嘉西敏锐地察觉了,于是她伸手抢过,全然忽略石膏对她动作的限制。

“你想干什么?”多洛莉丝挑眉,天知道她们一个小时之前还在絮絮叨叨地谈着哪家火锅最好吃这样无聊的问题,并且就翻墙出去吃火锅这一事情达成一致,也就差多洛莉丝找到私房钱了。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女人的声线变了,是不符合她年龄的沧桑与暗沉,像是一只乌鸦在断壁残垣里声嘶力竭,“这个时候,你不方便出去。”

“不方便?”多洛莉丝冷笑,让长发随意地披散。乌黑的秀发被她苍白的肌肤衬托的愈发美丽,“一个小时以前我们都说好了要去住院部大门口的火锅店,你这是要出尔反尔了?”

我只是想给你看一个东西。女人沉默,多洛莉丝惊诧地抬起头,发现对上的那双眸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所有的生机与活力都被沉淀下来,只剩下内里的火焰在无声地灼烧着她的本体。——即使多洛莉丝再怎么愚笨,也察觉到了这一变化。于是理所应当地用与另一个人对话时的语气与他对话。

看什么?你就不能选一个不能吃火锅的时候出来吗?

呸!是洛嘉西她叫我出来给你看的,你以为我不想吃火锅啊!

要看赶紧看,我要吃火锅火锅火锅不然投诉你骚扰我!

黑发的男人苦笑,于是那破碎的玻璃碎片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心,凝结成了一颗崭新的玻璃珠。


-

空旷静谧的。

下雨了。

多洛莉丝抬起头,用手接住那一滴冰冷的液体。令人惊讶的是,那滴液体在她的手心不再是冰冷且透明,而是由内而外地开始变得温热,开始变得赤红黏腻。

“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多洛莉丝嫌恶地甩甩手,将那一滴液体随意地擦在自己的病号服上,柔软的质感意外的让她安心。这里太过于安静,乃至于布料与肌肤摩擦的声音都能被她捕捉进耳蜗之中。她踏着杂草循着那一条小路往前走。

“再往前走一点。”

一把刀夹在她的脖子上,想都不想,这样的手法一定出自于自己的好友之手。她只是很轻松地耸耸肩膀,“随便你咯?——其实有没有这把刀我都会跟着你的。”

你往前看。

多洛莉丝心里一惊,再一抬头,洛嘉西所说过的“人格舞台”就伫立在那片空旷的平地之上。从这个角度看恰好能够看清搭建而成的究竟是什么材料。她本对洛嘉西所言的“人格舞台”并无任何兴趣,因为说到底她始终是将那一个个人格当做独立的个体。因此何时何地出现哪一个人格自然而然并不会对本就为“怪物”的她有任何影响。

只不过这一次……有点意思。多洛莉丝咂咂嘴。身后的男人呼吸徒然紧促起来,她本打算转过头好好调笑他一句,顺着他的视线却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绿眼睛的女子手里握着一把比自己大数十倍的镰刀,一刀一刀地向舞台上的尸块劈去。血液飞溅,沾染上她纯白的裙边。而她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抬起、放下的动作,仿佛在舞台上的她只是用一把柴刀劈柴一样。

“洛嘉——”多洛莉丝猛然开口,即使她的感情再怎么被剥夺,也无法剥夺她对唯一一个朋友的关心。男子用温热宽大的手掌捂住她的嘴,然后低声说。

你仔细看看看看这个舞台,和那具尸体。

她猛然发现,舞台的支柱是苍白的,是人骨、是另一个角度上的钢筋水泥。滚落下来的头颅,是……

“Mercury……”多洛莉丝念出那个熟悉的名字,脑内有千百画面闪过。大脑容量不足以让她接受如此多的信息量,于是大脑适时地让她昏死过去。只留下切割皮肉的声音在空气中晃动。

评论 ( 1 )
热度 ( 9 )
  1. 跃然宁槿Sakuya10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阿鳞的贺文(๑•̀ㅂ•́)و✧ @Sakuya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