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千里

(死亡

隰苓:

给我亲弟 @Sakuya10 写的yys     么么哒!!弧长对不起啦…




 




cp:你和白阿爸。阿爸说了,花前月下,就喜欢你,对,就你,盯着屏幕的那个。


短片,手游向,私设称呼晴明大人【嘿嘿嘿




 




————————————————————————




 




 你来寮里两月有余了。




 




你是个孤女,一直住在京都,给花魁做小厮。日子平平淡淡的过了五年,可是就在四个月前花魁被妖怪附身暴亡。当时只有你在她身边,你是百口莫辩,花楼人也就避你而不及。这么僵持了一个月,无奈之下,老鸨请求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来花楼压制妖怪,也带走已经被视若妖魔的你。




 




你早就听说了这位阴阳师。天下无双,温润和蔼。你已经被折磨的失去了希望,对他的来访也毫无反应。他来的那日,你才惊为天人——银白发丝,金色眼眸,袍装如此合身。你斜倚在阁楼上凝视他,而他也抬头看见了你,眼眸里微微露出些笑意。真是美丽的人呵,你想,就像····


像狐狸一样。


驱魔的仪式已经结束,你被老鸨扭送到他面前。你不屈的瞪视着他和老鸨,尖锐的诅咒着他们对你的不公平。大阴阳师居高临下的凝视着你,半响才微微一笑,说,这姑娘未遭邪祟,但您若执意,我带走也可。




 




你就这么的来到了他的阴阳寮。他寮里妖魔云集,也有个少女,唤作神乐的,对你亲切极了。她告诉你,阴阳师的名字是安倍晴明,是狐仙的孩子。


他收下你是为了什么?诚然,离开了花楼你就无处栖身了,但他怎会如此好心?你不信。但神乐让你提不起戒心来,你也就认认真真的留在这里,权当做个小厮,就像在花魁身边时一样。你和神乐一起洗衣煮饭,做些寻常工作,偶尔也会遇见那位晴明大人。你低眉顺眼的行礼,他也温文尔雅的微微点头。两个月相安无事,你心里却暗暗地有了他。


哪个少女会不喜欢这个容颜如玉的人呢?你在花楼里时见到的男人都是粗俗的下流之辈,口口声声说着爱却对女子动手动脚。安倍晴明这个人哪,就像昏暗里的一抹晨光,你十七年来见到的唯一的正派人。何况他容貌也惹人心动,就像流落人世的妖怪···如此动人。


两个月来你见他的时候不多。阴阳师事务缠身,常常无法回到寮内。神乐偶尔也会和他一起出去,这院子里你认识的也就不剩下几个人。那些妖怪们大多趾高气扬,眼里是没有一个普通的人类姑娘的。大多数时候你独自一人坐在院子樱花树之下缝制自己的衣服,一边思念着那位阴阳师,一边看着院子尽头他的房间。


真好啊···你想,就这样不是也不错吗?远离了花楼,被奴役和强颜欢笑的日子。日子越久,你就越喜欢他,心里的情绪恬淡而温婉。


就这么过着,七夕将近,神乐执意要过节,寮里有些妖怪也隐隐约约的说是想热闹热闹。拗不过众人盛情,晴明大人停了这些天的调查,打七夕前天就在寮里休憩。你和八百比丘尼那位美丽娴静却不甚言语的预言家一起操办小型祭典,准备竹子,樱和桃准备歌舞表演,有些妖怪们也背着众人悄悄操练节目。一度冷寂的阴阳寮热闹起来,众人对你也是和蔼了不少——毕竟忙于操办准备的,也有你一个啊。


你却最希望安倍晴明给你夸奖。这不过是少女的愿望罢了,毕竟人人都对你那么好,你当然也想让他对你展露笑颜了。可是晴明大人迟迟没有把那赞美之词说出口。顶多是见面时的微微一笑或是颔首。你自然是没有勇气像神乐一样撒娇的,于是暗暗地决定七夕那天把这个愿望写到纸签上。


七夕那天的愿望,无论是什么都会实现的——吧?


七夕究竟是来了。


准备挂纸签的竹子已经摆在了庭院里。暮色刚刚来临时,纸签分发下去,妖怪们都兴奋至极,聚集在庭院里交头接耳。你和八百比丘尼在准备点心,在厨房里都听得到喧闹声和说笑声,本来是急急忙忙准备的你也不禁扬起了嘴角。


你和八百比丘尼从厨房里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了。许愿环节已经过去,众人都聚集在房里享用七夕酒宴。八百比丘尼端着点心进了房,你推托了几句,留在庭院里,站在竹下。今夜星辰流转,夜色空濛,确实是适合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呢。你深吸一口气,弯了腰安安静静的写纸签。房里声响喧闹,你一边微笑着一边在纸签上用毛笔写下那个愿望,喃喃的笑了。


要是能实现就好了呢,你想,然后把纸签举起来,想挂到竹叶上。还没举起来,从你背后就绕出来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把纸签拿走了。


你差点惊叫出声。回过头去,居然是晴明大人——月色之下,如此之近,你能看见他的睫毛在轻轻的抖动。真好看呐,你想,一时间失了神,忘了把写着少女心事的纸签夺回手中。他低着头,带着点笑意一字一句的读,手指纤细修长,攥着那张纸,好看的唇瓣微微抿着,真是最好的模样了。等你回过神时,那张纸签已经化作一团狐火了,灼灼的燃烧着。


完了。你涨红了脸,这回要被讨厌了。你不是那种自取其辱的人,你想,悲愤的决定今晚就离开阴阳寮。可是烧掉纸签的人却在笑,笑的风流倜傥开心至极。


换一个愿望比较好,晴明大人说,语气里也带着微微的笑意,我觉得。因为这个愿望····


你眼里泪光涌动,正想跑出去时,却被轻轻的揽住了。


不想换一个更好的吗?比如·····和晴明大人结婚,之类的?


你埋在他胸口,不知所措的抬起头盯着他看。你看见他漂亮的金瞳里的笑意和爱意,真清楚,真好看。


反正,一定会实现的。








Fin.

评论
热度 ( 8 )
  1. Sakuya10零下五度隰 转载了此文字
    (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