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寒冬已至

 

 

*炼金术视角,用的设定是迪达太太家的!(欢呼) @存在缺失。 

*本来也想过用自家崽子的,但是设定太乱了我就pass了(。

*打算试试没用过的文风,结果写着写着还是写回老本行了(叹气)

 

 

 

火光。

 

极度的炽热之后迎来的便是无尽空虚。有人曾教导我,这万物诞生之前都来源于不可知的一点,向外探索只能触及到无尽。但无尽的外部又是什么?

 

他只是沉默,随后对我说,你应当自己去发觉。

 

神经骤然松懈下来,知道自己“死去”的事实之后内心竟还残余着一丝欣快。赫尔墨斯赐予了那孩子无上的恩典,赐予他书写的莎草纸,给他指引出了另一条道路。即使那条道路,在我们之中是禁忌的存在,他也毅然决然地迈出了第一步——向着不可知的谜底迈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步。我们谁也没有去扶他。

 

这很好,我坐起来。混沌的思维早已顺着一条脉络被整理的井井有条。即使是以往所不愿过多涉足的领域,此时此刻也变得颇为亲切起来。再一看四周,空空荡荡,仿佛什么都没有存在过似的。

 

啊——是了,他逃出去了。

 

只要确认了他平安无事,那我的工作也到此为止。

 

翠玉上铭刻着的碑文依旧清晰,神曾指引我方向,让我去完成那“依此成全太一的奇迹”。我自是明白,上即是下,内即是外。这世间万物本应紧密地黏连在一起,然而一束光照射上去——他们便纷纷散开。成了天、地、人。这就是我们所信仰的、伟大工作。

 

诺亚造出了方舟,于是飞禽走兽能再一次繁衍生息。神的旨意不容忤逆,谁会再去期盼第二次的大洪水?但人类并非弱小,赐予他些许材料便能从这之中迸发出思想的火花来。于是神祇统统现形,指一条路叫他们循着轨迹走。

 

两根肋骨、一颗苹果树创造了这奇妙的世间,更是赋予了我等血肉之躯与思维。得益于此,脱离了低等我们自然而然要去向前寻找另一条道——求得永生之道、构筑理想之乡。

 

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循规蹈矩。上帝遮住了光明,于是有了一方黑暗。这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相辅相成。没有完全独立于这个世界上的物质——即使是血肉,那也自然有灵魂相对。

 

——那些孩子,就是与我们所对应的。

 

他们每个人,生来即使为了击破我们的……幻想?不、神祇的赐福不容置疑。不然为什么没有降下天罚让我们全部埋葬在千百万年前的荒芜星球上?他自创造了星球、创造了世界之后便给了我们方向,于是循着那一束光向上走——那指引着我们前往不可及之处的道路唷!

 

……既然他探索出了另一条道路,那便去吧。既然神已经默许了我“死亡”、默许了神学的消亡,那就相当于证明了这些孩子们所坚持的思想、所追求的信念是正确的。


不知不觉也过去了很多个年头,这场意外也来得相当意外。也免去了诸多烦恼——这种意外会不会是上帝的有意为之呢?嘴角慢慢浮现一抹弧度,秋天的天空上漂浮着几片云朵,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行进着。


……只不过,我们的冬天、就要来了啊。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