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月烛

听炼金哥哥讲故事~~




炼金术把灯点上,于是室内蒙上一层昏黄的光晕。柔柔的像是一层薄纱,搭在四角床上成了帘子。化学一下就钻进了被窝里,柔软的床铺像是云朵,托举起他的一个个美梦。炼金术靠在床头,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书页,粗糙的书面上漂浮着墨香。

男孩子的声音响起来了,我要听故事。这倒是一个正常的请求,相信每个母亲都会为她所深爱的孩子从独角兽的怀抱中偷来一篇故事,送给自己的孩子作为他出生的礼物。但炼金术他是个男人,即使身躯再怎么瘦小,内里也依旧蕴含着无尽的力量。退后一万步来说,他可是欲念的聚集体,是掌握着世间一切真理的天平,是做不到母亲该做的事情的。但,在化学面前,他可以。他不再是那尊神像,站在教堂的圣母像前敢于与玛利亚对视。而是鲜活的人类,手持一盏明灯于寒夜之中指引迷路人道路。

他说,那我要讲什么故事呢?化学说,我要听——伊甸园的故事。

他说,这个故事说了多少遍了?——我给你讲我的故事吧。

化学说好,即使他依旧是孩童,可心智从厚重古籍之中汲取了能量,便有了力量成长为心智健全的孩童。有了力量得以进入那颗上下颠倒之树的空壳中寻找质点的奥义。他想要知道自己的前辈究竟在遇见他、抚养他之前经历了什么。

于是他开始说话,薄唇张张合合,厚重的男性嗓音里蕴含着更为厚重的、却又说不清楚的情感。暗潮涌动,却又无法指出它究竟在哪里,是怎样一步步侵蚀着听者的神经。故事被风声带走,被寒风侵蚀,只留下那些单薄的音节在空气之中无声地矗立,像是对着一尊石像行注目礼。化学听着听着,不知不觉一行泪珠从脸颊两旁滚落下去,击碎了柔软的云朵,击碎了某个人的美梦。

烛火飘摇,炼金术自顾自的说着,仿佛那些苦难同他从未有过交集,现在说着的话语全部都是他人的故事,而并非自身所经历过的、切肤的痛楚。而化学也在认真地听着,摒弃了那具稚气未脱的躯壳。现在是两个灵魂的共鸣,是两个二十一克的物质在相互依偎、相互取暖,相互陪伴度过这漫漫长夜。

一开始还有几句应和,后来只剩下了平缓的呼吸声。炼金术停了下来,合上手里的书本,轻轻地为他的爱徒掖好被角,吹灭了那盏灯。


“晚安。”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