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朗 / 朗 / 晴 / 天

*我流clx,这篇对我挺有意义的,就发在这里了。

*前沧海师妹,现华山师妹向晚雁的故事,某种意义上也是我的故事。

*我流楚留香only请走子博 @没有稿子别催了 ,或者直达tag#一梦千回

此篇献给自己。


让我试着活下去吧。




下雪了。


华山常年积雪,白的刺目的雪落在松枝上,噼噼啪啪吵得人心烦意乱。偏偏干净的日光也落在那纯白的雪上,化雪的日子,雪水顺着屋檐滴滴答答的落,落在她的衣衫上,晕开一大片痕迹。


这件白的衣服前些日子染了血,干硬结块有些难洗,干脆用之前在沧海学的女红手艺,带上金陵的上好红绸子补的七七八八,成了新的衣装。她的右眼从孩提时期就没有好起来过,曾经那眸子里藏的是沧海的碧海蓝天,海鸥的白影。如今那华山的雪倒是深切的烙在她的眸中,成了无法抹消的存在。


下雪了,她哈了一口气搓搓手。她自从来到华山,除了做课业,便是成日同听雪楼的积雪作伴。小轻功采一捧雪看着它在手中变为透明的雪水,顺着指缝落在地上又打湿了瓦片。坐在屋脊上看龙渊里戏水的师弟师妹……她一瞬间以为,手上微微发冷的湿润触感是一场幻境——同那一天手上的鲜红一样,只是云梦弟子编造的一场瑰丽梦境。那时候还小,因此杀了多少人都不作数了……她压不住心魔。现在不同了,一切都风平浪静,结束的标志是空空如也的右眼和略微快速的心跳。……她现在是着一身蓝白,坐在听雪楼的楼顶的。


她不是没有想过,有谁能够护她周全。她从心魔手中逃离,本就沾染上了污秽与罪孽,想躲在现实与梦境的缝隙之中喘一口气。但最终还是不可以,没有任何人能够保护她一辈子。她想起自己亲手杀死的多少生灵,眼神里充满的是恐惧、是愤恨、是疑惑。他们死前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她张张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那个时候长刀已经全都是血了,顺着刀刃滴滴答答的落在新的酌华衫上。


……曾经有人保护过他,是一位道长。白衣白发,眼眸氤氲起的是金顶的檀香味,冷冷清清。剑匣一尘不染,沾着熏香的味道。道长为她擦拭沾了血的长刀,为她清理沾满了灰白色液体的红色衣衫,为她亲手点上一柱熏香带走血腥气。道长喜欢江南的雨,道长有喜欢的人,但那个人从未正眼看过他……他躲在茶馆里喝茶,是武陵春。她陪着道长,和他同饮一盏茶。血的气晕上她的发梢,道长执起她的一缕青丝,用那苍白冰冷的唇烙下一吻:莫要杀生。她不知道怎么说,张张嘴。


我这辈子逃不开心魔。


谁知道呢?很多年以后,心魔它最终还是远去了——走在那个晴天。道长的白衣染血,她躲在道长的怀里捂着脸小声抽泣。道长给予她温暖——这也只是两个可怜虫的相互取暖罢了。一个困于爱恋,一个困于自我,无非只是自我救赎而已。


道长说,你过来罢。我会给你温暖的,哭一会罢。一直以来都很努力了呢。


道长说,总之在我这里,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心魔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离开自我,这点毋庸置疑。道长初见时候便把她搂在怀里,外头下着雪。她穿着红色的衣衫,沾着褐色的血渍一个人哭。在温暖的怀抱里哭的更加大声,仿佛要把五脏六腑全部掏出来似的。道长说,不哭、不哭。和我回家罢,我来保护你。


——她后来无数次的举起刀,伤害自己、伤害道长。鲜血淋漓之后便是失声痛哭,道长被她的刀弄得浑身上下都是伤疤,却从未喊过一句疼,每次清醒之时,道长总会一把抱住她,安抚性的摸摸她的背后:莫要哭了,我不疼。她哭得更厉害,泪眼朦胧想要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结束这一噩梦般的循环,却总被道长拦下。


要不要同我去看雪?华山的雪,那可是最为靓丽。


可如今物是人非了。道长早就走了,她躲在道长怀里哭的时候,心魔就已经悄悄远去了,留下的只有自我痛苦所凝结成的镣铐,锁在她的脖颈教她无法呼吸。道长那天特意为她在金顶悄悄的点起火堆,只为烤一两个香甜的红薯让她开心。……但一切都白费了。


道长说,莫要哭了。手还未拭去泪珠,便落了下去,再也没有抬起来。


于是她回想起那被灼烧似了的、粗重的呼吸声,回想起道长那双眼中曾经的神采奕奕。……她的眼泪止不住落了下来,于是她结束了自己在沧海的日子,离那个不断伤害自己的日子远去了。如今的她只是站在听雪楼顶,看着自己被绷带缠绕的双手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华山弟子。仅此而已。


道长在黎明之前悄悄动身,走掉了。于是她终日以泪洗面,衣袖被濡湿了也浑然不知。她曾经设想过与道长相伴走过一生,想要更加了解道长的一切一切。……如今竟连梦中都无法再次相遇。连一句“谢谢你”都无法再传达到他的耳边。


……雪停了。


没有篝火,但是那罪孽之火、那罪业之火早已被飞雪所融的雪水给熄灭了。她小轻功下了楼,远远眺望着远方模糊不清的山脉。心魔离她远去了,留下的只有那些深色的伤疤。……如今只是等待着它们逐渐抹消去自己的存在罢了,这是谁都无法干涉的,缓慢的自我疗愈——


我在此处等待你的归来。


事到如今。你又能否看见我迎来了我的拂晓呢?阳光很美……朗朗晴天,同你离去的那天一模一样。

评论
热度 ( 11 )
  1. Sakuya10Sakuya10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没有稿子别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