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我把世界重塑了。”他说。

等到我狂奔过来——抛弃了我所管辖着的人民——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黑发的青年的、熟悉的面容早已变得血肉模糊,肢体诡异的扭曲着,像是人偶,嘎吱,嘎吱。生锈的转动着……伤口不是很大,却触目惊心。除了干涸的血液、焦黑的皮肤,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粘膜粘连着不至于散架。

太可怕了,我倒吸一口冷气。即使被给予了其他人无法得到的荣誉,这等惨痛的景象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你是怎么弄的?”

“他为我拼杀——我不忍心在最后让他被世人唾弃,”他耸耸肩,无可奈何的看着我,“我选择了给他一个新的出路。”

“你他妈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无视掉一切规章制度——呸!谁他妈说定了神一定就是比祭祀高一等的?!——我上前一步揪住了他的衣领,旁边的天使们拉满了弓箭,准星对准了我,“——那种事情不可能会发生的!规章制度早已完善,你——就这么想要见到他死吗?!现在你可满意了?!为了你的一己私欲?”

“就是怕发生呀,”他说,“搞点有的没的,我不希望再见第二次。”

我可去他妈的。

“然后你还要等上千万年才能等来一个如此契合的——”

“然后,我把世界重塑了。”一旁的天使撤下了武器,我的心里略微有了些宽慰:这些饭桶还是有那么一点用处的,但紧接着,他的话语却无疑给了我一记重击。“我给了他和我,宿命论的束缚。”

“在死亡之中和我一起挣扎,我将享受他今日所感受到的痛苦。弥补我的罪孽。”

“你有什么罪孽?是抢了我的午餐还是早餐还是把我属地的人民挨个睡了一遍?”

“他是我杀死的。”我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却掩盖不了底下那一分笑意。

“他是我,亲手杀死的。”


评论 ( 2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