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亡灵旅行

阅读用BGM 亡灵旅行 - 洛天依


-

在尚未清醒的时候,借着药物的作用,卡洛儿总是迷迷糊糊的坐在下午三点的咖啡馆里晒太阳。他的友人(就是现在会用离心机做饭的化学)在咖啡馆的柜台煮咖啡,浓香从机器里传到她鼻尖。醇厚的令人心里发恘。其实她都明白药物的运行机制是什么,无非就是渗透:噢、像是情感一样的渗透。


可不是嘛。她的指甲划过智能机的屏幕解锁,一朵花孤零零的倒映在白的墙上,像个幽灵似的阴魂不散。这是她在清醒时候拍的照片,七彩的,相当好看。然而她却在意识最为混沌的时候莫名其妙叠了滤镜上去——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了。她也就任由那个幽灵干扰着自己。毕竟每天定时响起的不是某人的微信提醒,而是数不胜数的垃圾广告推送。


大家都是孤独的人,为什么偏偏不是我的罪孽就在我的身上堂而皇之的——占领着呢?人们都说,文艺复兴使人被发现,可她在第三次科技革命到来的今天却依旧没有发现自己,“以人为本”。依旧是按照“教皇”的枯燥规则定义自己。她走在马路上跟着人群漫无目的游荡着,像是城市的一个灰色幽灵出现在每一个阴影地带。下雨、刮风、阴天,和她毫不相关。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安静地行走着。


嘈杂的、安静的、疯狂的噪音啊……此时此刻是上帝最为宝贵的馈赠。狭小的出租屋,八楼孩子的哭喊,四楼情侣的争吵。喧闹的——那都与自己无关呵!即使是死去了,也不会有任何人来关心自己。只有等到尸体的腐臭飘满全世界,那才有人发现:哦,这里有个人死去了!谁也不关心自己姓甚名谁,因为为什么要去关心呢?这人与自己毫不相关啊!然后拉出去,火烧成一小罐——也许丢进罐头瓶子里——然后草草下葬,好啦,完工!出租屋里又会迎来新的人。


很是无奈的——活着啊!她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吃很多很多的药,用阳光麻痹自己。其实她和那个小哥都是一路人,只不过是他变成了英雄,而她——成了被人唾弃的渣滓。有一天她又借着药物的作用,踩着红色的细高跟鞋走过城市。在墙角的阴影下无视掉所有人异样的目光哭个彻底,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停下脚步仰望湛蓝的天空。高楼大厦似乎通往天上……那能带我去一个安静的、幸福的地方吗?太阳光的反射灼伤她的眼睛。


我没有朋友啊。实际上,她一直是被抛弃的人。她的话除了说给心理医生以外,其他残留的字句只是拿来作为必要的交流。在高度科技化的今天,人际关系并没有多重要……对啊,她现在像是垃圾场里的垃圾一样,没有多大用处。唯一有的,大概也只是给那些药物一个好归宿罢了。死去的,活着的呵!没人会在意自己的……麻痹自己,给自己注射镇定剂。


她是彻底的输家。一切的原因都被归咎为年轻,经不起打击。


是啊,年轻的,应该是富有朝气的——而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碌碌无为惶惶不可终日。对着白色的瓶子们哭泣。她踩着黑色的细高跟面对水流平缓的河流,突然跪下来哭了。


我已经是个亡灵了——死在确诊的那一天,靠着药片来维持躯体的鲜活,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一个亡灵的喃喃自语和无意义的旅行罢了。



-

有时间写个认真的同梗同人物的这个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