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Love Yourself


*我流维勇,二者皆为舞者设定(勇利♀请注意!)暴力OOC请注意,我自己写了个爽……所以流水账,思维跳跃

*其实我觉得小丁日的《Love Yourself》当BGM蛮不错的,但是歌词和本文内容一点都没关系

*本篇别名《恋爱都不谈就去结婚》


大多数时候,祐丽都喜欢躺在舞室的地板上玩手机。


不是说有什么不对,在职业学校——她以前呆在那跳舞,压完腿之后累得不行,也不管衣服皱皱巴巴直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躺了个爽。当时她的(临时,原配舞伴退学啦)舞伴披集就躺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老师背着镜子调音乐,他就悄咪咪的对祐丽说,女孩子不要这么粗鲁哇。


可是其他人都在地板上摸爬滚打的,出感情啦!她小小声说,顺便推了一把披集。那天学的是伦巴组合,1/2拍跳不出觉得很沮丧。别人的speed偏偏比她快一倍:体协和舞协不同啊!老师敲敲镜子点名批评,祐丽啊,告诉我,这个步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支支吾吾半天没个回答,披集也是舞协的,还没考证——很简单的嘛,在班里是个新人只能看着舞伴发窘。老师叹口气也没再理祐丽,拍拍手说姑娘们继续课程。她拉着披集的手有点难过,披集说别难过嘛。课就这么昏昏沉沉的上下去了。后来姑娘们都走光了,她一个人对着镜子跳滑门步,脚尖和地板摩擦来摩擦去很疼。


祐丽现在坐在地板面前看自己:我做到极致了吗?毕竟她当时是练完软功坐在地上一轮(她很喜欢地板功),上完芭蕾基训课又坐一轮,上完摩登课也坐一轮。维克托其实挺不喜欢这样的,他可不会四仰八叉躺在冰冰凉的木地板上。就盘好腿坐在旁边语重心长的说,祐丽啊,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


祐丽闭眼,一片黑暗中闪过去的是细碎的画面,多多少少都带着激烈的节奏——那种如水般缓慢流畅的华尔兹音乐早就在镁光灯底下随着自己的记忆被删除了。半晌没有回音,脑子里只有爸爸妈妈的脸,乱七八糟的音乐糅合在一起……找不准1/2拍。维克托看她没有回应,也跟着没了声音。


“我喜欢练功呀,觉得很好玩。”“你不出去逛街吗?”“不呀,我想跳进final。所以要更刻苦一点。”其实维克托知道祐丽身上的伤来的比自己要多。他还是个熊孩子的时候曾经装过是尤利娅的舞伴混进新人组,未遂。坐在场边看尤利娅跺脚拍手,跳三大段的斗牛套路。旁边的雅科夫指指黑头发女孩:胜生祐丽。据说比那个谁谁谁(维克托忘记了雅科夫说的是谁,也不在意是谁)转职业还要来得晚哩!孩子们很规矩的绕着舞程线走,很奇怪的没人“超车”。盯着祐丽看,节奏不清楚,可力量来的比谁都大!一跺脚,穿刺步走的比谁都好看。雅科夫摸摸鼻子:噢,她是刚打过封闭针……她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的。维克托也摸摸鼻子,觉得这个小女孩真可怕。


“你应该爱你自己的。”“可是我喜欢跳舞,我觉得每天跳就很好啦,就是很喜欢自己啦!尼采说,‘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我还想跳久一点!”“不啊,你有除了练功服、赛服等等以外的,自己比较得体的私服吗?不是参加酒宴的正装噢。”那头不吱声了,维克托知道祐丽心虚了。拉拉扯扯,站起来拍拍灰,好啦,起来继续练习……不要把穿刺步跳出bounce,你不是在跳桑巴!


维克托知道他应该做点什么了。这孩子虽然被时间优待,练习的比谁都刻苦——但是,他可不希望这几首曲子跳出来毫无灵魂,像是那天跳的paso一样。


然后练来练去,重复讲解,“把你的bounce给我收起来!”“别把胯给我顶出去!”维克托想不明白,明明那个paso视频里她的技术直逼世界级大师(维克托自认为自己“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为什么到了赛场上、甚至来到赛场上都菜的要命。但是也没办法,无可奈何……慢慢来!本身舞技的打磨就需要三到五年,不过职业选手某个舞种如此薄弱的状态维克托还是第一次见。


“你应该爱你自己的。”又是一天练习结束,维克托靠着镜子看着她敬礼。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好听的声音。祐丽不理她,重新扎了一下头发。这个时候维克托才发现她的手很好看,白白净净的……扯远了。他灵光一闪,说了句祐丽,晚上有时间出来不?请你吃饭。黑头发的女孩子一震,半晌憋出一句。


“老师……我、我是不是不够用功?”


维克托憋不住笑出了声,走过去特别亲昵的搂住,那样子很像两个人在谈恋爱(维克托想下手,奈何他的学生是个榆木脑袋),带着几分哄骗性质的说,祐丽啊,我叫你出去不是为了骂你啦!你做的很好,我要夸奖你。其实祐丽心里很开心,她痴汉了这么多年的偶像终于要带她飞了!!!(祐丽让我多加几个感叹号)为了矜持一点只能这么说。这肉麻的姿势她也就假装不知道咯。


那就晚上见啦,我短信通知你。说完维克托还很贴心的比了颗小心心,然后套上毛衣风衣开始跑路,凌乱的造型拉出一个摄影师就是第二天的头条照片了。祐丽无奈的目送着这位伟大的教师离开舞室。她站在镜子前又一屁股坐下来,拆了鞋带鞋子随便一甩。拿出手机打开某社交app动作一气呵成。披集在晒新学的套路,炫技色彩大于音乐本身的演绎。他可能是半路转到体协了吧!有点失望的继续往下滑,李承吉拍到了中国毁天灭地的广场舞大妈。上次在新人组见到的小季还在可怜兮兮的晒着自己的文化课作业……她看了看自己几乎空荡荡的主页,心想人确实需要爱自己。


-


两个人轻松加愉快的吃完一顿价值不菲的晚餐(维克托出钱,席间维克托悄悄吐槽“你不觉得你的画风不适合这吗”旋即被中跟鞋狠狠的踩了一脚),无所事事的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在街上愉快的散着步。期间不断有情侣狗和单身狗怨恨的眼神出现,也就当没看见:赛场上被人看惯了没啥好害怕的了。偏偏祐丽手一直不肯伸出来。维克托试图说服祐丽和她拉个小手,试图成为伪脱团狗趁机水到渠成。然而即使在比赛中能撩爆全场,现实中祐丽也只能把手揣进口袋里怒喊一声丑拒。二人在欢乐的二人转time内不知不觉散步到某商场。灯火通明,大多数都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熊。各式专柜前各种情侣你来我往,男方相当自觉的交出银行卡。


你不觉得我们到这有点奇怪吗?祐丽沉默半刻,觉得手冷。于是放弃挣扎,把手塞进维克托脖子里,成功收获世界级大师的哀嚎×1。大师看了看这奇妙的气氛说,我觉得不奇怪啊。相当熟练的把祐丽的手拿下来塞进自己口袋里紧紧握住。祐丽也没挣脱开,一脸无所谓的问,那我们现在去干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我也不知道噢。维克托说。商场里气氛火热,人声鼎沸。他们像是织布机上的梭子穿梭在人群之中。维克托拉着她“嗷”一声就往前面走,祐丽傻乎乎的被人流推动着也跟着走。就这么走哇,走哇,祐丽什么也没看见就被带进了个店里。柜台里金闪闪一片,趴近了才看清——噢,是戒指哇!


是戒指?!祐丽大脑突然宕机,抽开手指着维克托“你……你……”半天不说话。维克托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我?我咋了?旁边售货员小姐默默换上墨镜。祐丽少有的沉默了。单刀直入大有一副马上要英勇就义的状态:你带我来这里,要干什么……诶,你个跳舞的,就不怕哪天开心了“啪”一下戒指甩出去?祐丽的拟声词选的很好,维克托扶着脑袋想了半天,确实有这个道理。不过也没啥好讲的了!大师一拍脑袋,悄悄地说。诶,你先帮我选一个嘛,我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祐丽想他八成是有女朋友了,就特别放心、特别认真的替他选戒指,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


等到选好之后,维克托上下左右看了老半天最后才点点头,有点像当年看着她跳不成样的paso之后憋了半天的那个“还好”。在得到售货员“这是订婚戒指,啊当结婚戒指也可行”的结论后掏出了银行卡并且明确表示让祐丽选个自己能戴上的。祐丽一脸懵说干什么,你不是叫我选给——你女朋友吗吗?维克托看着她似笑非笑,又像是在练功房一样相当亲昵地搂着祐丽肩膀说,啊呀,我的小猪猪啊!——连自己都不会接纳、都不会去爱她,又怎么可能跳进final拿冠军呢?不过现在你可以拿冠军啦!因为你多了个男朋友,有我爱你嘛。







我:爱你麻痹,你们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赶紧去结婚!*抱头哭*


评论 ( 2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