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双相x抑郁
*抑郁视角。

你别走。

彼时他正浸泡在悲伤的酸水里,眼角没有眼泪只有透明的晶体。发苦,很难吃。我咂咂嘴就想反手给他一巴掌,但我不能这么做,于是捏着酒精棉球的那只手下的力气更重了——疼得他嗷嗷直叫。

“你干什么?!”他跳起来,“好疼——”

“给你长点记性。不许自残。”我说完这句话又去给他抹酒精,他的眼神却开始漂移,从面前破烂的、酒精棉球的包装袋转向我的手臂。我顺着他那道视线看过去,是破破烂烂的我的手臂。深棕色的墨水晕染开来,一条一条排列的秩序井然,但洗不掉了。手腕上七零八落的都是伤疤,不过都是一只遮暇能搞定的问题,就不算是大问题。我转头去拿柜子上的绷带想帮他遮一遮:大画家可不能是精神病。被他拒绝了,他拉着我沾着血污的裙摆,因为干涸而皲裂发白的嘴唇动了动:你不要走,陪陪我。

我说好,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你。我说大老爷们你不能自残,我宁愿你去纹个小猪佩奇我都不想看你这样。他眨眨眼反问我:那你呢?我叹了口气,我说我疼。我意识到这是不正确的事情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病院里打点滴了。所以我要劝你,我要劝你保有一个完整的自我。而不是同我一样成了拼图。我不能像你一样登上顶端眺望这个星球。他又开始自言自语:你比我疼,我想抱抱你,下次自残时候我能抢走你的刀吗?

我说别了大兄弟,我的身体我自己掌,你的思维你来控制。他很不开心。说,为什么我要看你受苦?——我的存在是无意义的吗?连你也要抛弃我——那我有什么意义!

我说你不是没有意义的。缪斯只是栖息在苹果树上,你要等到苹果丰收时才能看见她们的倩影。你要学会等待。我没有说我要抛弃你,我说我会陪你,我不走,我不走。要死那也是去殉情,我不走。

他像个孩子一样哭了,酸水成了他的眼泪,发出腐烂的香气。我想起泔水桶里粘糊糊的油脂,是人类尸体流动的金黄。我抱着他,用我的裙子给他擦眼泪,那些悲伤的酸性物质把我的裙摆烧出一个大洞遮盖了深红的花。我说你不要哭,你不要哭。你也不要再割下去了,这是长久的钝痛,我心里也是有一面明镜的。你不要哭,你不要哭,我等着你好起来,我等着大画家把我娶回家。

大画家说好,那些酸没有腐蚀掉他的肌肤,顺着肌理蜿蜒而下。我亲他额头,然后悄悄给他塞了一颗草莓味的糖,深红色就像是我肌肉的颜色。我说,我不走,我等你病好。……你也要等我好起来。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