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你没有选择出生的权利,我也一样。”


她说。




*我流科拟,妇产科学林巧鹊的一个小故事。

*第一人称





这是我第五次拒绝他的邀约。


我向往恋爱,但我讨厌结婚,更厌恶生产。我所接受过的流产手术是这个科室里最多的,我已经对这样的操作流程麻木了:钳子伸进去,带几个尸块出来。要么就是看着小护士用几片药把人打发走,然后麻木的患者转头就看见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另一个患者。——眼神都麻木了,流产这件事与他们而言仿佛只是喝水一样简单,谁都不会管到底要付出多少代价。


发来邀约的先生只知道我是医生,不知道我是个妇产科医生。——更不知道我曾经是一具尸体的事实。学科的拟人态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是公认的不争的事实。但也只有我们明白,是确实存在的——忘记介绍自己了,我是林巧鹊,曾经的死婴,现在是妇产科学的这一概念的代表。他们同我的恋爱,大多都是抱着“结婚”的心态前来,虽说那些男人的条件确实令我满意,但我说过:我厌恶结婚,更厌恶生产。我知道婴儿的头是怎样从那窄门中挤出,我也知道母亲的肚皮会被小恶魔拉伸成什么可怖的模样。所以我不愿让我怀孕,生下一个所谓“爱”的结晶,而后一辈子都被牵制着——爱?若是那物存在的话,为何我现在是学科的代表而并非是一个正常的女孩,享受着应有的美好时光?


说句实在的,我不愿意生产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胎儿。试想,若是某日一发入魂,但在那之后是噩梦般的变革:那男人将一切抛下,只留下腹中的胎儿同破碎的一颗心——那个时候,又应当怎么做?是应当将这罪孽的种生下,还是让他的意识毁在温暖温柔的羊水之中?若是生出来了,那又应当如何去同孩子解释自己的由来,而不让他前往毁灭自我的道路上?我的意识那时就产生于虚空之中,我知道我的名字我的由来,我也知道我身处于温暖的宫殿之中——然后被无情的抛弃,被利器分割成肉块弃置在黑色的塑料袋之中,再无见到光明的可能。我是向往出生的,那些孩子也定是一样——是向往光明的啊!


一句实在话:我喜欢恋爱的甜腻气息,比起蜜糖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我讨厌婚姻,更厌恶那鼓起的肚皮。不过我这次接的准妈妈比较奇特:是陷入恋爱之中的朋友,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我不喜欢鼓起的肚皮,但不代表我不喜欢我的朋友。她抓着我的手,问我,巧鹊呀,你说孩子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她周边都是粉红色的泡泡,完全不像是刚刚失恋的样子。我想了想,说,可能是个男孩子。——这逼崽子要是敢和我抢你的欧派,我第一个抡起手术刀砸爆他狗头。


我每天按时查岗,照顾她简直就像是照顾自己的女朋友一样。那个男人早就抛下了一切走了,所以只能我来当她的男朋友。她失恋的那天晚上我陪着她吹了半个晚上的啤酒,她哭着说:巧鹊呀,是不是我不够好?我说呸,是那个男人眼瞎了,说不定是个gay。结果第二天我睡成了弱智儿,一大清早一通电话就把我叫醒了:巧鹊呀,我有了孩子!我抓起白大褂就往医院跑,结果一看:坏了,还真有了。


我劝她,我说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谁他妈绿的这么理直气壮?你要显自己不够绿我请你吃韭菜盒子去。听话,丢下这个孩子,好好的过。她却幸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要生下来,我喜欢她。我说,那你怎么解释他的由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句话就像是早餐时吃的鸡蛋灌饼一样没把我给噎死。我想说,你幸福了,孩子不一定幸福。他兴许会抓住你的手,咿咿呀呀的问“我的爸爸呢?”那这样的话,就很可怕了……那时候,你又会怎么去形容父亲的存在呢?


……总之,作为一只单身狗。我无数次拒绝相亲的邀约就为了照顾我的“女朋友”,她也很争气的生了个大胖小子。出院那天她亲自给我叫了五十块的麻辣烫说是感谢我像是孩子他爸一样努力照顾这一家子,我说别,你还不如满月酒别叫我我不随份子钱——这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她对着我笑成了弱智儿,说好好好,满月酒我照样邀请你,你不给份子钱就是了。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我依旧每天两点一线在医院和家来回奔波,手术台上躺着的患者不是生产的就是流产的。死婴在我耳边窃窃私语,说我还想活着。——医生你听得见我说话,那我想说,我想活着,我想出生,去见见我的爸爸妈妈。我说我不能改命……我懂你们的心,下一次,一定要投个好胎。这是上天的结果。婴儿一般都是天真可爱的,听了这话,他们也不纠缠我,就很自然的飘走。有些调皮的会给你送一点小惊喜(比如让你地上捡到五毛钱)再走。那些出生的孩子呢?哭声响亮,叽叽喳喳半天才明白他这是在感谢你。挺好玩的。有的时候下了手术台,我躲在办公室里嗦成袋的葡萄糖一边写值班记录的时候我都会在想:我的朋友现在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


“她掐死了自己的孩子,”和我一样喝着葡萄糖的小护士说,“亲手掐死的,然后跳楼死了。”


为什么?


因为那孩子,是累赘呀。


我只坐在原地,半天没有动笔。

评论 ( 8 )
热度 ( 49 )
  1. 西风漂流与鲸歌Sakuya10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iogra
    感觉这篇是崭新的银白色金属,油烟的味道,玫瑰和血液的腥甜混合,最后是一声钢琴的重音。银白色是手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