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你没有选择出生的权利,我也一样。”


她说。


*我流科拟,妇产科学林巧鹊的一个小故事。

*第一人称


这是我第五次拒绝他的邀约。


我向往恋爱,但我讨厌结婚,更厌恶生产。我所接受过的流产手术是这个科室里最多的,我已经对这样的操作流程麻木了:钳子伸进去,带几个尸块出来。要么就是看着小护士用几片药把人打发走,然后麻木的患者转头就看见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另一个患者。——眼神都麻木了,流产这件事与他们而言仿佛只是喝水一样简单,谁都不会管到底要付出多少代价。


发来邀约的先生只知道我是医生,不知道我是个妇产科医生。——更不知道我曾经是一具尸体的事实。学科的拟人态...

*我流科拟,大天使长炼金×修女占星,BG


他望向星空。


夜里总归是有点冷的,夜风吹拂过沉睡的绿叶,蟋蟀奏起一首小夜曲。他站在离教堂不久的小山坡上,抬着头去看那些闪烁的星星,在漆黑的幕布上起舞。因为这里人迹罕至,他可以很自由地将自己的翅膀舒展开来,让那些柔软的羽毛也享受一下风的爱抚。这是他来到这个教堂之后第一次夜晚独自在外——以往都是那个修女同他呆在一起,手持一盏油灯,两人就这么在星空之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修女说自己的身世,说那两个孩子的来历,唯独不谈及为何沦落至此;而他呢?说自己在天堂中是什么地位,有多少人要跪下亲吻他的足尖。说自己是如何来到这破败的教堂之中,为她带来...

【学科拟人/炼占】星辰陨落之时

给大家展示一下我爸爸

西风漂流与鲸歌:




海海 @Sakuya10 的大天使长炼金术x修女占星【是bg哟】
很短,有性暗示,隐喻和模糊的代指很多
角色属于海海,ooc属于我


他是接受这样的结局的,因为一切都绝非偶然,神引导一切、裁定一切,将所有的故事都导入正确的轨道。流星雨总会在特定的时间路过天幕,情感也如同闪烁的星辰一样璀丽,以优雅的弧线滑过夜的斗篷,他曾在永夜之中沉睡,而后被人嵌上光点,没人明白那微弱的光也能灼伤视觉,在视网膜上留下一个挥之不去的印记。


可他仍未释怀,他仍在这里彷徨,这建筑破旧却也整洁,四处都是星辰陨落的痕迹。尽管他所依赖之人已不能回返,...

桃枝【炼丹术×中国舞】

这是我爸爸

东江。永远支持生物医学体系!:

  桃枝【炼丹术×中国舞】
  
  #是别家同人,美丽的人设来自 @Sakuya10 ,ooc属于我
  #古典组,炼丹术×中国舞
  #大婚梗【?】,短篇,不喜勿喷
  
  姓名索引:
  庄溯        炼丹术
  唐谣        中国舞
  
  君不见高堂红烛照彻夜,春暖桃枝,其华灼灼。她着红衣如旧,今宵却不再如他的名字般遥远。他单名一个溯字,恰总与伊人溯洄从...

*我流科拟,舞蹈学only

@西风漂流与鲸歌 你要的我家舞蹈学!梗是舞蹈学在破败的舞台上跳舞~


是醉了。


她顺着螺旋的阶梯拾级而上,浅薄的月光将浮动的灰尘引诱出来,在半空中漂浮着。高跟鞋的足音回荡在这片毫无生机可言的空间中,显得愈发寂寥。她只是缓慢的、机械的,着了黑的裙行走着,试图将自己隐藏在这片夜色之中。


哒、哒、哒。每一步都叩击在她的心上,试图唤醒她仍在沉睡之中的心灵。眼神迷离,月色将裙摆镀上一层惨白的光,像是薄纱。她就走着,毫不在乎那月光是怎样温和地流过她的身边,从她的指尖溜走。


——我回来了。


再穿过那长长的走廊,映入眼帘...

*古典组小短打,我流炼丹术×中国舞

*科拟我回来啦!!


-


她的赤足触及到了冰冷的水面。


这片土地她太过熟悉,因而潮汐的节奏她也能够用舞步完美契合。冰冷的海水包裹着她,是与母亲的宫殿内完全不同的温度。她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向着地平线走去。


她想起很多东西,想起墨色的夜幕缀着亮的星子,粉的纱与绿的绸包裹着她,她踏在高高的戏台子上跳着乐舞。鼓声、丝竹的声音被夜色融化成雪水,流淌在空气之中,散发出幽香。那时,那个男人隐了气息,坐在戏台子的另一端,带着笑意去看她的舞步。和着拍子唱着歌儿,那调子他们都很熟——大地的律动唷!她只是笑,红的花钿映了眼尾,带着点美酒的醇...

*多洛莉丝的小片段


在她第五次举起刀的时候,终于有人劝她把刀放下来。


她与对方畅聊许久,在朦胧的泪眼中看见了飘忽不定的光,像是一片片盘旋的落叶。那个穿棕色马丁靴的黑影仍在高声尖叫着,凄厉的叫声让她头皮发麻,她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发了狂地在那个对话框里倾诉着什么。语言是字符和数字,比外星的语言更难破译。她看见绣花的窗帘后藏着一双脚,穿着黑底的红色高跟鞋,飘忽不定是个鬼魅。又看见电脑桌上的,与昔日同事的合照中,自己的脸被人用美工刀划开。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仿佛身处十八层地狱的正中。要想在回人间须得赤脚在岩浆中走上九天九夜。


等到黑影消退了,尖叫声也变得气若游...

某天犯病时候写的,没修改过

-


是玫瑰色的。


她忽地一抬头,酒红的窗帘不知何时被白霜覆盖,成了浅淡的豆沙。原本的暗室也因白霜的侵入而变的敞亮。床单是白的,上头零星点着几朵红梅贴在黑的枝丫上,寥寥几笔却像是刻在了石头上,相映着成了一幅雪景图——自然是有趣味的。看得她的双腿结了冰,凝固在空气中,好像原本就扎根在那里似的,竟找不出任何一丝细微的颤动。与往常相比怪异的多得多得多。


她就站在那,寒风从缝隙中入侵,过往处都带上了一丝寒意。是物理意义上的寒冷,更是精神层面上的极寒。她就站在那,直到血液也一齐结了冰,直到连大脑都开始奏起哀乐。一直站在那,像是一尊千年的佛像,面目因风吹雨淋而...

—向死而生—

发表的时间是2x4x4,可能4,代表着她的归宿吧。

给学科拟人中心本《逐日者》的g文,科拟里混进了我一个病拟有点抱歉(……

抑郁症单人向 可能会引起不适 注意回避


文/Sakuya10


0

从单细胞转变为真正意义上的生物体,走过了三十八亿年的光阴。

 思想上的完善从文艺复兴之时开始,没有结束的那一刻。

 ——那么,我现在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她慢斯条理地享用着晚餐。

 味同嚼蜡。  


Ⅰ 

她在黑暗之中醒来。

 一团团毛线堂而皇之的在病房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面上滚动,颜...

一切的开端名为水银

是给 @跃然宁槿 的生贺!虽然我觉得生日写那么多番茄酱并不好(?)但还是要祝生日快乐呀~


我流病拟,抑郁症与人格分裂的谈话。涉及剧透,番茄酱向(?)

可以接受的话那就↓


——

女人的手心向下,一颗玻璃珠也应声而落。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洛嘉西就坐在多洛莉丝对面的一张病床上——原本的主人昨日因大出血而死去,于是这个位置被洛嘉西占领(我只是骑车的时候手滑!洛嘉西愤愤地说,不忘竖起一个中指表达对质量的不满。在白色的石膏丛里显得格外突兀)两个难兄难弟待在一个病房里,岂不美哉?

但多洛莉丝不这么想,她抢过床头柜上本属于洛嘉西的黑色皮筋,想绑个头发然后翻窗逃出住院部...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