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从指尖,到内里的腐烂。

血肉模糊,刀尖结结实实地刺入厚实的肌肉缝隙之中,然后不断的翻腾、搅动,一下、一下,钝化的武器此时愈发锐利起来,带动思维的兴奋感。

一面镜子破碎,于是碎片飞溅起来,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前辈、前辈啊……。

浓重的铁锈味被樱花香味所掩盖,她站起来,在绀色的百褶裙上随意蹭了蹭。夕阳西下,学生们早已离开,也只有她一个人敢以“需要自学”的理由留在校园内而不受干扰。没有监控……这里只剩下她自己,以及粗糙的、从根部开始被腐蚀的苍老樱花树。

从那封信被递过去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自己所追求着的是如何卑微的东西。而无能的自我却无法坦率地暴露出自身肮脏粘稠的爱意……以奇异的方式,表达。

抬起,落下。抬起、落下。

理智被鲜血浸泡,脑细胞间的孔洞被新鲜的血块充盈。毫无负罪感的杀戮,仿佛面前的人只是某个流水线上畸形的玩偶。自己是专门负责处理这些败类的公认。如此熟稔于心,肌肉的记忆不会骗人。

她狂妄的笑了起来。

“前、前辈呀——”

“喜欢,最喜欢了。”





*杀的是第一天的情敌


rin(没错,就是我):ayano我也喜欢你

ayano:滚

评论 ( 3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