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Agree

*本文为《Lie》的下篇,心理宝宝视角



实际上,她在面对黑狗的时候,内心有点发怵。

很久以前,她的前辈们告诉她,“黑狗非常不好惹,你要当心——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直接击杀”,于是从接受培养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内心有了一个小小的目标。

我要把黑狗杀掉,她是这么想的。

她是罪孽,所有希望转变为欲孽的根源;她是悲伤,所有梦想击碎成现实的利刃。像是黏糊糊的章鱼,从水中打捞起来,随意丢在一个装满水的瓶子里,然后拧好红色的塑料盖子——那可怜的章鱼,就是在受罪。

那为什么不给它来个痛快呢?年幼的她抬起头笑嘻嘻地看着博学者,“那为什么我们要制约他们呢?”

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没有回答。




所以,她的内心还是害怕着的,害怕着这只黑狗突然发疯,从洁白的制服上撕扯下带血迹的布料——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她不败的神话就此破碎。这对于追求极致的她是绝对不可以的。毕竟,作为全校第一结业的时候,她说过,要——

她就这么与黑狗隔着一道深渊对视,黑狗就坐在凳子上,端端正正,像是女儿节时的人偶。手里紧紧握着镰刀,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她在等待,等待黑狗抓住自己“装作”松懈的机会伺机而动。趁着攻击的一刹那一举拿下——但她忘了,黑狗此时此刻连记忆都失去,怎么可能夺回自己战斗的能力呢?说到底,坐在对岸的那只黑狗也只不过是一个木偶而已。眼神空洞,那躯壳里的灵魂也自然而然地,丢在了另一侧。




“你怎么会同意呢?”洛嘉西给她倒上一杯红茶。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直觉吧。”

她看着窗外明媚的天空,这么说。

评论 ( 3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