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听说你能All Combo?(7)

>我流维勇玩梗现代au,大量梗和粗口请注意

>我流暴力OOC请注意,大写加粗下划线,这种文风大家看着玩就是了别学我

>游戏原型Danz Base(舞力特区),本文中出现曲目谱面请参考该曲目在舞力特区中的Hard/大师级难度,如有没在游戏中出现的曲目谱面会标明振付

>我的小哥哥回来了,贼开心。但我面前本来有一个上春晚的Offer,我却没有拿,一切都是因为补课,这意味着我不能和小哥哥跳舞了艹,所以化悲愤为文力


-


建议阅读用BGM 江南皮革厂

我真的没曲子了……


-


胜生勇利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跳曲子选曲子最终作罢。当年他是小学舞蹈队扛把子——没错的,那特喜庆的BGM他硬是能用惟妙惟肖的演技搞成欢天喜地堪比高中数学拿了满分一样的状态。这一个晚上折腾的李承吉是醉生梦死差点忘记日常撸狗(你问我哪里来的狗?单身狗不是狗?),未了揉着腰颇有点大晚上做剧烈运动过头了的感觉,看的人是只能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李承吉:我们干脆给勇利套个lo裙然后丢出去吧。快捷方便,给他选曲子堪比女孩子约会前挑裙子一样,搞事。

披集:哦豁。(拿出淘宝爆款情趣水手服)

勇利:为什么你有这个???

其实胜生勇利就应该认栽的!他捂脸躺在床上一脸难过,旁边披集肝船肝的赶紧摸摸头顶。他选来选去要么就是嫌弃太骚气要么就是嫌弃不能展示青春风貌!披集这个不懂舞蹈的人都凑过来指点江山。

“你TM干脆跳广播体操算了,顺便背核心价值观。”

背你大爷啊!勇利一个滑稽biu过去就像是开了一技能的貂蝉一样自带回收效果,如果不是笔记本电脑的土谣民族风农业重金属BGM停了,李承吉还真有一种看带着逐梦之音皮肤的貂蝉开个大然后疯狂一技打野偷人头AV8D黑喂狗动词大慈。假如我是DJ你会爱我吗?呸!你是我室友也请麻溜的那边滚!

李承吉:你为啥要选曲子。

勇利:习惯成自然!

李承吉:你请那边滚嘞!(一脚踹下床

勇利:……………………?????

李承吉和披集其实都明白的,勇利对着那个银发卤蛋(为什么是卤蛋?你不觉得卤蛋像孟非的大光头吗?)肯定是有点意思。为此他们背着勇利开了很多场双排就是为了讨论这个问题,二人在数次冲突之后统一战线:我特么要送助攻。

为什么?废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啊!你见过谁大半夜尖叫花痴大喊我要给他生猴子的??当时李承吉梦里还在撸狗,披集梦里还在撸仓鼠。这突然一嗓子嗷叫醒了谁不想一巴掌扇过去(“儿子你奶z……啊不是,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嘿你说巧不巧,这两一拍即合搞起了比利!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局面:喜闻乐见双簧互怼,贼6贼快乐,开心每一天,王者大神吊打塑料5的爽感!

李承吉:你特么不是要和维克托聊的吗?

勇利:是的哦,好的吧!

李承吉:那你给老子睡觉去!(拎狗一样拎起勇利丢楼上然后暴力掖被子,差点没闷死勇利)曲子你和他一起想反正都是要编的!

勇利内心OS:我他妈就不能找成品舞吗?


-

一大早勇利被李承吉拉起来上下其手,不知道的以为下一秒就要被压榨(怎么怪怪的)然鹅李承吉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泡了一碗红烧牛肉面。

勇利:纯洁你干啥呢?

李承吉:你今天不是见男神吗?

勇利:那个卤蛋是我男神?(暂时性失忆

李承吉 击杀 胜生勇利

李承吉:是谁大晚上不让我睡觉发出噪音的?

李承吉:是谁和个谈恋爱的妹儿一样拉着我看衣服不知道的以为我是给?

勇利:爸,我错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李承吉的热心关怀指导下,胜生勇利稍微从禽兽(“李学长你知道吗,你旁边那个学长我觉得他有点衣冠禽兽,对,禽兽”-来自李承吉某个学妹)状态转变到了衣冠禽兽状态。勇利连翻三个白眼试图打出一套连招:擦,我本人好歹也是娃娃脸,你们这么说是不是要搞事?不过,面对披集的女装威胁他还是稳妥的选择了闭嘴。

然后就到了现在这个尴尬的状态——胜生勇利,根正苗红五好青年。站在游戏机厅门口,穿的相当休闲(好吧虽然李承吉原话是“你找点水一抹刘海风骚一下你就可以变成夜店小王子的风格惹”)的玩着某note炸弹。等着白马王……呸,一盆土豆前来开启这基情的一天。

“老姐早厚!”

哥你能别说淋语吗?我害怕你是给!啊虽然你是给也没关系……?!

“厚,早厚!你说话这么给哇?”而且按理说应该是我叫你姐……不是,我叫你哥吧?!

“别管这个,我新从粉Ssssss……卖粉条的小哥那儿学的,贼给!走走走老司机开启全新一天我一脚油门踩到底……”

不是,这个,其实我也是你粉丝!!!(欢呼雀跃蹦跶

然后胜生勇利惊恐的发现自己被维克托搂着肩膀以一种【明星出轨搂小三】的姿势被搂进了游戏机厅……

勇利:好像哪里不对。

维克托:确实没啥不对,走走走快活啊!!


-


其实胜生勇利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被拉着连跳了好几首歌,他选一个Hard,旁边的就莫名其妙的选了大师级难度。

勇利:直觉告诉我,我要上○站首页出名了。


-

“不是……你等会,勇利,你这也太6了吧?”本着不搞死你就是我被搞死的心情,胜生勇利开心加愉悦的耗死了维克托——现在他半死不活地摊在旁边大口喘气,真·被搞。开玩笑!我们的东亚小舞王相当给力的活动活动手腕,机器按的啪啪响切歌,看见低星级直接pass,听见高星级BGM还顺手回想一下动作。

“……不是,你等会,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按下OK键的一瞬间,旁边的维克托也回到了游戏区域,顺手选了大师难度。站在游戏区域蹦蹦跳跳活动。

“好像没什么噢。”没毛病哦!其实勇利知道他这次出来是要谈舞团的事情的。

“哎哟,匹配到了人。”维克托眯起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屏幕,Y市……哟这不是答应要和勇利对舞的那个大学的所在地吗?一旁的勇利轻松加愉快蹦哒蹦哒练练高抬腿,看见对面屏幕的一瞬间脸僵了,两个人几乎在同时爆出一句“卧槽”速度堪比没有延迟的农药团战现场。

于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这他妈是谁!”

“这是我学弟!/这是我对手!”

两个人面面相觑。

完了,要GG了。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同时在心里翻个白眼,心里默默的比了个中指。

勇利:我丢,我出来玩个游戏机还要遇见敌人,糟心。

维克托:别说了,别说了……(捂住勇利的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特么绝望啊!

勇利内心OS:艹,男神摸了我的脸,今天别洗脸了。

维克托内心OS:这兔崽子皮肤还真不错嘿!

然后两个人同时亲切的问候了一下这台机器的祖宗。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