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我想当个骑士

*七月我确实没去跳paso,所以写个维勇的这个梗。小短打,世界冠军vic×新星组前十二(玻璃心状况下)勇利♀,暴力OOC,二者皆为舞者设定

*刚学paso,技术性错误恳请殴打指正。这是一篇流水账……还有可能有后续,不知道要不要连载


-


西班牙进行曲,2/4——技术性的东西祐丽其实很清楚的。她从小学到大,再怎么着新人组也能拿前十二。她本来是学摩登舞的,慢拍子蹦擦擦,头往后仰绕着舞程线走,贵族风格跟着蓬蓬裙一起成了赛场上的风景线。人们常说要善于突破,然后就“输”了比赛,郁闷的去转了拉丁系,一个人郁闷的大半夜对着镜子练华尔兹,紧张的甚至忘记了九十度角该往哪儿转。


后来黑池舞蹈节结束了,她愁眉苦脸摊在练功房刷着论坛。区域赛奔着总决赛不用跳第一轮去的,偏偏失败了。跑去总决赛也只进到个seimi final,Ciaociao那天没事干跟着她一起等检录,等出来之后就拍拍她的背,用单薄的语句安慰她:你已经够努力的了。这是第一年进黑池,不打紧的。唉,不打紧哦!她从小学到大该拿的奖基本都拿过,人们都说她艺术文化一手抓没有一个差过人家……这下反而差过人家了,多丢人啊。得亏妆容夸张,不然哭脸给谁看。


就是这样嘛!回到家乡又莫名其妙在练功房跳了段paso……她后来等seimi final检录的时候也确实意识到自己paso跳得不够好,未曾想真的成了成功路上的绊脚石。缺在哪里自己也不知道,迷迷糊糊从恰恰跳到伦巴又跳到牛仔,脑子里只剩下早就被拆分干净的节奏嗡嗡嗡响着。到了西班牙进行曲,她半天没回过神——周围人早就开始“啪铛”一下跺脚声吓人,她还在神游。舞伴戳戳她才哦一声跟着跺脚,把骨盆往前头推做低高步……就是因为这样,很是懊悔的输了seimi final,蹲在后台玩手机。哪知道自己回到练功房首先就是跳最苦手的,谁也没反应过来啊!噔噔噔两下,眼前头是镜子里跟着音乐意识迷蒙的自己。她赶紧咳一声把自己给叫清醒了,然后斯文的鞠个躬:优子对不起我傻了,音乐再来一遍……展示一下我去专业到底学了什么。


其实优子也懂专业有多难,压腿横叉竖叉还要跟着“we don't talk anymore”的BGM做平板支撑。于是她没像小时候一样逼叨叨半天,安静地切了个节奏更快的西班牙进行曲。她跺脚,眼神凶狠,骨盆往前头推:手上就是斗牛士的斗篷,溅上了疯牛的鲜血。斗牛士站在场子里用斗篷逗着牛,看着它横冲直撞。相当轻松,可眼神分明是刻骨的仇恨。很严肃的走,斗篷跟着风飒飒的响……那一刹那,祐丽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赛场。红色的裙子,前面姑娘橙色的裙边……


然后,又是莫名其妙——维克托·尼基弗洛夫,黑池职业组世界冠军。就看了一眼优子偷偷录下来的视频,就没宣布退役就风尘仆仆跑过来,成了祐丽的教练。很霸气的、像是电视剧男主角一样霸气的一伸手:今天,我就是你的教练了!步子跳起来就那一套,修修改改又变成自己的了,很简单的事情嘛!你说巧不巧?“新官上任三把火”,维克托上来就是一套paso套路,吓得祐丽半天没敢去练舞。


练了几个星期,维克托告诉她,别跳solo了,你看我问鼎的时候是跳solo吗?可祐丽没有舞伴,愁眉苦脸半天畏畏缩缩一句:那我怎么跳呀?我没有舞伴。维克托就很是潇洒的一笑——我来当你的舞伴呀!吓得祐丽差点挂在把杆上拉不下来。搜肠刮肚半天畏畏缩缩再来一句:为什么是我?


维克托就偷偷告诉她,因为我觉得,你和我是天生一对!和我一起跳职业组,肯定能拿黑池第一的!祐丽更慌了,赖在把杆上不下来,求也求不动。后来实在不行,维克托改了几个步子才从把杆上下来,祐丽拍着灰尘问,老师呀,我喜欢跳paso,但是为什么我跳不出来那个感觉呢?祐丽才不会告诉他,她看了好几天他跳paso的视频,就是想要那一份沉重严肃,但是她没有。


维克托说,噢,那就要看你跳paso带着的感情是什么呀?祐丽支支吾吾半天没说上来,维克托爽朗的笑了笑,然后搂着她亲昵的说,我来教你啦。慢慢来。那样子真的很像一个称职的教练。可是祐丽没有告诉他:她跳paso的时候,其实打心里觉得自己是一个骑士——守护着某人的荣光,在战场上拼死厮杀着。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