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该开始学舞,将情欲融入音乐中,融入诚挚的祈祷中,如此我将永远有爱,毋须重蹈覆辙。这是我该走的路。”

© Sakuya10
Powered by LOFTER

*我流科拟,舞蹈学only

@西风漂流与鲸歌 你要的我家舞蹈学!梗是舞蹈学在破败的舞台上跳舞~




是醉了。


她顺着螺旋的阶梯拾级而上,浅薄的月光将浮动的灰尘引诱出来,在半空中漂浮着。高跟鞋的足音回荡在这片毫无生机可言的空间中,显得愈发寂寥。她只是缓慢的、机械的,着了黑的裙行走着,试图将自己隐藏在这片夜色之中。


哒、哒、哒。每一步都叩击在她的心上,试图唤醒她仍在沉睡之中的心灵。眼神迷离,月色将裙摆镀上一层惨白的光,像是薄纱。她就走着,毫不在乎那月光是怎样温和地流过她的身边,从她的指尖溜走。


——我回来了。


再穿过那长长的走廊,映入眼帘的是断壁残垣,灰色的砖块毫无章法地散落一地。枯黄的杂草随着夜风的吹拂而摆动着,发出飒飒的声音。高高搭起的舞台,木地板上的油漆也早已被岁月的手揭开,露出残破不堪的内里,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她却毫不在意地,踩上了那通往舞台的阶梯。透过朦胧的月色,她似乎看见了千百年来萦绕在她心头的那个幻象,仍是鲜艳如初。


一席红衣,裙上缀着红的花,碎的星屑成了她裙边的装饰。她当时也是这样,站在舞台正中心同王公贵族演一场关于爱情的歌舞剧。她转圈,于是星尘都为她而倾倒,不住地转动着。舞台上的那一朵红花,还沾着清晨的朝露,鲜艳欲滴,让人忍不住为之驻足。——可那终究是、幻象啊!


如今的她也只不过是破落贵族,黑的丧服是她的标志:不是因为谁的去世而换上,而是因为过往的消散而恋恋不舍。她怀念那觥筹交错的生活,但、时间是不能因任何人而原地踏步的。她只能抓着记忆的衣角,跟着时间的洪流随波逐流。她脱下了高跟鞋,赤足踩在那吱呀作响的木地板上,照着记忆里的舞步来回踏着。万物都睡了的、沉静的夜里,只剩下蛐蛐为她拉起小夜曲。她毫不在乎是否有人伴奏,就这么跳着,唱着——恍惚间是回到了那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


她说,我的舞伴啊,为何你姗姗来迟?她拥着那月色凝成的幻象跳一曲华尔兹,踩着点走着舞程线。她说,我的舞伴啊,今夜的月色真美。她就跳着,裙摆跟着动作摆动,像是暴风雨来临前海上黑压压的乌云。轻、却又沉重。她在起舞,在升降,规规矩矩的跳一支交谊舞。在走着大理石的地面——


足尖划过粗糙的表面,不出意外的被木刺刺伤。这点疼痛算什么?她仍是拥着那幻象跳舞:因为这是依照着那人的模样所刻画的。她只是舞,仿佛丧服的黑此时此刻变为了当初似火的红,她仍是那个贵族——着红衣的贵族。星点血液渗入暗色朽木之中,光洁的足穿上了红的舞鞋。月光是灯光,所立之处即为舞台——而那观众,便是安静在夜空中打着旋儿的萤火虫。


评论 ( 2 )
热度 ( 15 )